当前位置:主页 >> 电子

心理专家谈同性恋患者的心理健康问题

2020-03-16 10:08:44|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在我国,同性恋是一直都在关注的问题,同性恋患者一般都是心理上有阴影甚至有心理疾病的人,下面就跟随心理学家徐军一起去了解同性恋的世界。

知易难:我这里还有一个案例,这个女孩子叫瓶子,中学的时候是读的艺校,艺校女生特别多,她也是跟姐妹淘之间玩得很好,玩得特别开心,她的朋友也是让她做自己的男朋友。后来那个女孩子爸妈离婚了,主动的那一方面离婚了,然后爸爸酗酒,可能是这种阴影上,让她渴望和瓶子在一起好,但是之后瓶子受不了这种关系分手了,分手之后跟另外一个男生结婚了,有一天去公司上班来了一个新同事,特别像她以前的女朋友,她突然觉得还是不行,还是喜欢女生,特别喜欢那个新同事,我不知道她算吗?

徐军:实际上这个很简单,我曾经碰到过一个小伙子跟我讲,我肯定是同性恋,我看了帅哥都很喜欢。我说我给你找20个不帅的给你看,是不是你就不是同性恋了?他说应该不是。实际上像你说的这种情况,这位女士她看到的公司新来的女孩子,之所以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每个人的大脑是一部储存器,储存很多东西,之前在大脑里面有这个情节,有这个影子在里面,在看到另外一个人有点神似的感觉,就勾起了过去大脑的回忆,马上开启了,像电脑一样启动了,联想到过去自己喜欢的,因为人是感觉动物,不可能把过去的全部抹煞掉,你经历过了,实际上是勾起对过去那个人的回忆。

知名心理学家:徐军

知易难:然后我就是觉得,像瓶子跟我说的,艺校女生特别多,我想如果男生多一种,会不会这种情况会少一点,是不是跟环境也有关系?

徐军:心理学上讲单一的群体并不有利于人的身心健康。国际上经常报一些丑闻,某一个国家部队里面有这种情况,实际上就是因为单一的性别在里面,没有办法,性的需求来了怎么办?就是性的发泄,渠道部分只能找一些扮演角色,你扮演男的,我扮演女的,有一些性行为,实际上这就是性的发泄,真正遇到自己很喜欢的,马上会分开。

知易难:像瓶子和前面那个孩子都是青少年时期,她在这种环境之下怎么能够让自己解脱出来呢?

徐军: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关于青春期性的教育,我们现在对性的教育,容易走一点点弯路,有时候我们又怕讲得很开,会不会学坏?实际上讲了以后,尤其是青春期的时候,人都有性的冲动,在这种情况下,特别需要别人跟自己做交流,但是我们现在交流的大门不是很通畅,尤其是互相之间交流很少,会有一些性的误区,尤其是她们在这个时候特别需要别人告诉他。

知易难:自己要勇敢说出来。

彭琨:刚刚徐老师讲到两个男生和两个女生之间会有性的接触的时候,会有角色扮演,是不是两个男生、两个女生在一起的时候,一定要1、0,两个一可以吗?

徐军:现在不叫两个1,叫6和9,6和9可以颠倒,既可以做男的也可以做女的。

彭琨:继续关注到线上。

网友:教授,你好!非常感谢你对广大同志带来的关注,我是圈子里面的人,有两个问题想请教您,你觉得我们国家对同志会采取某些限制的法律措施?你觉得同志应该为爱放弃传统婚姻吗?

徐军:我觉得这两个问题,首先他界定自己是圈子里面的,认同这个身份。可能他们一直渴望或者希望国人对同性恋这个特殊群体的认同,我觉得关于法律问题,他可能特别希望出台这样相关的东西。首先从自己认同的角度来说,如果真正是同志,从预防艾滋病、健康人类的角度来讲确实需要自我保护,因为同志当中,他们如果真正发生性的行为的时候,是非常随意,有时候不停的寻找性的伴侣,有的同志一个人可能会有10到20个。

知易难: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徐军:就是发泄,新鲜感没了就换一个。

知易难:是不是内心空虚造成这样?

徐军:这个因素里面有,但是真正来讲他们没有固定的性伴侣。像刚才我们讲的半年时间,可能在同志圈里面很羡慕,他们有半年的时间,人家一般都是几天或者几个月就没了,拜拜了,其实真正的同志很受伤。

彭琨:可不可以理解同志需要的不是感情。

徐军:对。有时候需要喝一杯心灵的鸡汤,没有人真正理解他,有时候有压力,担心被别人发现,担心哪一天别人发现你是这样的,用很另类的眼光看着他。如果自己怀疑自己是,不要轻易给自己贴标签,一定要找专业心理咨询师、专业机构鉴定一下;如果确定你真的是这方面感到困惑的话,你可以通过训练的方式,不要随便翻一些书,或者进一些网站做一些测试,很多人喜欢做测试,特喜欢做测试,看你的性别取向,一看我具有女性化特质。

彭琨:好像给一个男生做过看图片的治疗,是什么情况?

徐军:当时有一个小伙子找我,他说徐老师不得了了,我是同性恋,我只要看到男性穿三角裤的图片就很兴奋,他在网上跟一个人视频聊天,聊完以后就有一种罪恶感,我怎么会这样?我是中邪了吧!后来经过别人找到我的时候,我给他做了一个交流和判断,我觉得他肯定不是,因为是青春期的发泄,为什么?因为劳动了25岁没有谈过朋友,大学宿舍的同学都有朋友,周末出去度假去了,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守宿舍,心里有一种不平衡感和失落感。有时候特别想证明自己是一个正常的男孩子,越想证明自己就越紧张,越容易走弯路,然后进入一些网站一看,做一些测试就觉得自己是了。后来我用一个脱米疗法,我准备了很多张图片让他看,看了两三个小时,我说你还想看吗?我不想看了,我说还有感觉吗?我没感觉了。

彭琨:这是一个蛮好的方法。徐教授接触过很多案例了,在这么多案例当中,您觉得最特别的或者最值得跟网友分享的是什么事情?

徐军:比较多。我一下子记不起来,都很独特。我觉得心理咨询师要做到哪一点,就是我做完这个咨询就不要记得它了。因为咨询师一定要学会自我杀毒,心理咨询像货舱一样,有人说叫垃圾桶,收了很多很多这样的东西,不丢掉就有问题,我一般做完以后就不会老放在心上,比较多,每个案例都应该很特别。

彭琨:案例还有没有?

知易难:还有一个,林先生是一个男性,有一天跟我打电话,他说知易难,我觉得我好像有双性恋方面的倾向。因为我当时也很懵,我说怎么了?他说我现在结婚了,跟我妻子在一起很多年,最近我们两个经常吵架,感情不是很好,突然我觉得我喜欢我一个玩得特别好的男性朋友,我说那也很正常,你依赖他,他跟你的感情很好,并不代表你爱上他。但是他说自从他之后,我就开始关注男性,对,一般的男性像是一个美女,就像彭琨一样,色色的嗯,好漂亮的,但是你说一个男生突然只看女生,就觉得好怪怪的那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