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服装

清明节之画卵

2019-10-21 17:42:41|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一沾春雨一断肠,飘零无计觅君乡。方羡飞花随风去,天涯尽处惹兰芳。”每到清明时节我都会备感伤怀,因为我远在地球的这边而我的家乡却在地球的别一边。

每年的清明节我都无法回去看望我的爷爷奶奶,我觉得我就是个不孝的人。

我五岁之前都是在他们二老的跟前长大的,他们所有的爱都给了我,而他们已经故去,我却无法去祭拜他们。

我叫晓梨,我是个游行的绘画者,常常走到哪里就会停留许久,只是为了完成我的大作。

今年来到了蒙古,为了完成这幅蒙古草原的画作,我已经有三天不眠不休的画了,看着那幅即将完成的画,那种自豪感也油然而生,心里多少得到了一丝安慰。

远在老家的爷爷奶奶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二老一直想要到来,而无法来的草原,那白如云朵的羊群就像你们当年放的一样,我想你们了,你们在另一个世界还好吗?

在寒食的晚上,家家都在准备着煮鸡蛋,晓梨也煮了几个,她本身不爱吃,就是为了有个节日的气氛。

“小梨啊,这是刘大娘家的鸡蛋,来给你送一个,我们家的孩子今年也没有回来,就一起热闹吧!”这是我暂停的人家,刘大娘是个热情的人。

她的女儿也远离家乡在外工作,两三年也回不来一趟,前不久我还看到她躲在角落里独自流泪。

因为前年她的老伴也是刚走,留下她独自一个人生活,而她的女儿只有在出殡的这天才赶回来。

看到我,可能想到了她远在外地的女儿。

“大娘,这不合适,我自已也煮了许多,你不用拿来给我,晚上我们俩一起吃吧。”晓梨看着头发有些花白的刘大娘,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大概她也像刘大娘一样,看着别的孩子,在想我吧,我觉得自己好不孝。

突然她想到了自己的专业,自己就是学美术的,绘画肯定是无用质疑的,何不把以前我们全家人在一起的场面画下来呢?

也可以帮刘大娘画,那样也可以作做一个念想,何乐而不为呢?

她将煮熟的鸡蛋捞了出来,她拿出了自己的画笔,一笔一画的在鸡蛋上画了起来,第一个鸡蛋上画的是她小的时候在院里,奶奶端着碗喂她饭的情景,她边画边回忆着,仿佛历史在她的眼前重演。

第二幅是她哭着在妈妈的怀里,妈妈一脸温柔的在轻哼着歌哄着她,那唯美的画面仿佛都静止了。

第三幅,第四幅,十几个鸡蛋上都精彩纷成的显现着一个画面,晓梨觉得就跟昨日重现一般,窗外的星空也像是被她的心情感染了,没有一丝风,宁静而祥和的夜里,晓梨对家人的思念如潮水般涌了上来,一时间愁绪尽染。

她拿起一颗彩蛋,看着上面的奶奶,晓梨轻声的说道:“奶奶,晓梨对不起你,我都好几年没有回去看过你了,您别怪我,您的坟头上,是不是已经野草漫漫?”她将彩蛋放到怀里,就像是依偎在了奶奶的怀里,可她没有看到,彩蛋上的奶奶,那鲜红的唇角轻轻扯到了一上,那交叠的双手,轻轻的环保了一下。

一缕微风吹来,晓梨的脸上点点的泪珠被吹散在了,好似是一双温柔的手给擦拭而去。

她轻轻的将彩蛋放在了床头,夜已深,她爬到了床上,看着一个个彩蛋,不一会就泪眼朦胧了起来,希望春风将自己的思念带到爷爷奶奶的坟头,梢去这仅有的牵挂。

夜里,她迷迷糊糊的,想睁开眼却发现双眼像是被蒙住了般,怎么也睁不开,脑海里爷爷奶奶的笑声一直在此起彼浮的响起,让晓梨分不清是梦里还是现实。

“晓梨,快来啊?我们好想你,好久都没有见过我的梨儿了。呵呵”奶奶特有的柔软的声音响了起来,她睁大双眼用力的看着,直到那个黑影来到近前。

这是她的奶奶,一头雪白的头发,在脑后别了一个发簪,对襟的大褂,三寸小脚,正在含笑的望头自己。

旁边站着她的爷爷,表情和蔼没有了往日的威严。

“梨儿没听到你奶奶在叫你吗?还不过去。”爷爷的声音粗旷带着丝丝的严历,以前村里的小朋友都害怕他,只有我敢揪他的胡须。

他们还跟记忆里一样,只是少了一丝人气。

“爷爷奶奶你们怎么会来?”晓梨感觉这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期盼的,现在终于实现了,她的脑子已经用不过来了。

“我们感觉你想我们了,就来看你了。”奶奶说着,就走上前来。

“可你们,你们不是已经不在了吗?”晓梨没有因为相见的喜悦而冲昏了头,望着走向前来的奶奶。

就在这时,奶奶一把将晓梨抓在了手里,慈祥的脸色已经隐去,恶狠狠的对着晓梨说:“我们就是要来带你走的。”

啊——

晓梨被她冰凉刺骨的手给抓着,就像是一个冰钳子,在聂着她,她一下子大喊出声,从床上跳了起来,床上的彩蛋也因振动,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另一边的刘大娘听着晓梨的叫喊,赶忙进来看,当看到地上的彩蛋时,问晓梨怎么回事。

“我刚刚…….我刚刚梦到我的爷爷奶奶了,她们说要带我走,然后……然后我就被吓醒了。”晓梨惊魂未定的跟刘大娘说着。

“孩子,你梦里的那些人,不是你的亲人,是一些孤魂野鬼按照你心里的人所幻化的,她们是想将你杀死,然后替代她们受苦呢,以前我们这里也有好些人在这样的鬼节里就莫名其妙的死去,幸好你能及时醒来。”刘大娘苦口婆心的安慰着她。

可晓梨一听有人会在今天死去,又怕她还会被那些野鬼缠上,就拉着刘大娘不让她走,她害怕。

刘大娘是个好人,看着她这样,也就陪着她一起等着黎明的到来。

刘大娘还跟她说了这么个事,也是在那年的清明节。

有户人家,他的儿子外出了,他很相信他,就在那天不停的念叨着,直到晚上,他还在想着他儿子怎么样?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就在半夜里,他忽然发出了一声大叫,将旁边的邻居们都给吓醒了,起来一看,发现他已经死了。

可是他死后,脸上的表情即惊讶又不解,让人很纳闷,后来,村里的老人说,是有孤魂野鬼入了他的梦,幻化成他的儿子将他的魂魄给勾了去。

一阵冷风透过门窗挤了进来,晓梨忍不住抱紧了手臂,露在外面的肌肤上,密密麻麻的起了一层鸡蛋疙瘩,她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看到刘大娘的那丝诡异的一笑。

他们这样靠着一直到黎明的到来……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魂怨》

《鬼眼神师》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