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家电

荒村扫墓人

2019-10-21 17:47:3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听说离我们村不远的黄山村因为一次山贼入侵,全村的人都被杀死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可以说是惨不忍睹。村民被杀后很久才有一个外人进入村庄,见到村中的情景,那人几乎被吓疯了,因为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惨烈的场面,也没见过呢么多的死人。

那人从村中跑出,跑到相邻的田家庄村也就是我们村,他告诉了村民那里的情况,我们村的人才组织了一群人去黄山村把那里的村民全都安葬了,但是黄山村从此就荒废了,一个人也没有了,只剩下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土坟。

偶尔有路人经过黄山村,很多人都说看到坟地周围有一个老人,他手里拿着一把长长的扫帚,佝偻着身子在坟地里不停地扫着。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也没人见过他的模样,见过的人都是远远的看过。还有的人说一旦走近老人,他就会突然消失,总之,那个老人很神秘。

转眼一百年过去了,经过黄山村的人还是每次都能看见那个扫墓人,他好像一直就在坟地里转来转去,不曾生病,也不会死去。越来越多的人说那扫墓人根本不是人,因为正常人不会百年不变,他一定是黄山村哪个村民的鬼魂,他是在一直守护着自己的村庄和村民。

其实,神秘的东西就应该让它保持神秘,可是偏偏有人自以为是,他们自以为比别人聪明,能够解开别人多年不敢触碰的秘密。

不久前,有一支号称专门解密探险的队伍听说了黄山村扫墓老人的事,他们跨越千里来到此地,他们对外声称一定会解开这个秘密。

探险队一行共七个人,他们驱车来到黄山村附近的小镇上,由于村中多山路,汽车不能进入,探险队就在镇上请了两个人做向导带他们找到黄山村。我当时正在镇上上班,凑巧就成了他们向导的一员,另外一个向导是我的堂哥。

一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出发了,我和堂哥带着探险队很快就到了黄山村,即使过了百年,村中依旧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来到那些坟墓的附近,我们全都隐约看见那个扫墓老人正在低着头来回挪动着手里的扫帚,我和堂哥没有再往前走,因为家中亲人自小就告诫我们千万不要进入墓地,更不要去靠近那个扫墓老人,我和堂哥全都清楚的记得。

把那些人带到地方后,我和堂哥就开始往回走了,回去的时候我忍不住回过两次头,第一次回头时候我看见那群人已经进入坟地,他们正朝着那个扫墓老人走去,第二次回头只间隔了大约三十秒时间,可是身后的那些人连同扫墓老人全都消失不见了。我当时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仿佛一股阴冷的寒风不断吹响我,我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自从那群人进入黄山村坟地后,我们村很多知道此事的村民全都翘首以盼,盼着那群人真的能够解开扫墓老人百年的秘密,可是那群人就像失踪了一样,很多天都没有回来,村民们也不敢进去找,只能在坟地周围大声呼喊,可是没有任何回应,直到一个月后,那七个人突然出现。

那天晚上,我们村的村民都入睡了,宁静的村庄突然被许多狗叫声惊醒,不一会儿村子里就像炸开了,很多村民惊叫着到处乱窜,我偷偷扒开门缝,银色月光下,门前许多熟悉的身影快速跑过,他们一个个边跑边叫,脸上全都是痛哭和惊吓的表情,我不知道是什么在追赶他们,正想打开门出去看看,却被我的父亲拦住,他说无论如何我的不能出去,而且一定要将门死死插住,他说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次村里肯定被可怕的东西入侵了。

可是好奇的我还是忍不住继续从门缝里往外看,片刻后,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在慢慢靠近,那脚步声很重,好像他的鞋子擦着地走似的,慢慢的我看到了地上的影子,那影子不是直的,好像一个人弯着身子,他的头在快速的左右摇晃,我的心突然跳的很快,我知道那肯定就是父亲说的可怕的东西。

终于,那身影出现在我的门缝中,我看到他的脸,那竟然是探险队的一员,我曾经帮他们引路,他们每个人的样貌我都很熟悉,他的名字应该是林凡,是探险队的队长。可是之前熟悉的人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他全身散发着臭味,那味道让人恶心的想吐,他的头好像肿胀了,头变得很大,他的眼睛向外突出,眼珠好像快掉出来似的,最可怕的是他的脸是一百八十度扭到了后面,我被眼前的情景吓得差点叫出来,幸亏父亲及时捂住了我的嘴。

我吓得不敢再继续看下去,刚要离开,却被突然的撞门声吓了一跳,有人在撞我家的门。透过门缝我看见那是探险队的另一个成员,他此时也变得和队长林凡一样,我吓得不知所措,眼看门就快被他撞开,幸亏父亲从院子里滚过来一块废弃的石碾将门堵住。接着父亲跑回屋中将蜡烛熄灭,然后又拉着我进了院子里的地窖,我和父亲战战兢兢地在地窖里呆了大概一整天的时间才敢出来。

父亲将头伸出地窖口,看周围什么动静也没有才出去,我紧跟着他出来,周围到处传来痛哭的声音。我和父亲出门在前后左右的邻居家转了一圈,每家都是一样,鲜血遍地,每家几乎都有死去或者受伤的人,全村都陷入悲痛,惨不忍睹。

我们村在一夜之间也几乎变成当年的黄山村,很多活下来的村民都知道和黄山村有关,他们害怕这种恐怖的事情会在某天再次降临所以纷纷离开村里各自去外地谋生。我回到镇上上班,我的父亲却死活不肯离开,所以我只能经常回去看他。

有时候我还是好奇探险队进入黄山村坟地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偶尔经过黄山村,很多人还是能看见那神秘的扫墓老人,他依旧低着头不停地扫着,但是再也没有人敢走近他!

美女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