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机械

蓝妖湖

2019-10-21 18:46:4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这些天我所经历的仿佛是一场大梦,但是却又是那样真实。那些奇怪的东西都是幻觉吗?不,它们确实存在,它们来过地面,就住在这个蓝色的湖里……”

从初中开始,就整日浑浑噩噩,不学无术的我,直到最近这两年,我才发现我自己应该做点事了,至少要能自己养活自己,我真的需要一份工作。

所以一年多前,我来到这个湖旁边一个小屋,成为了这个湖区的管理员。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管理这个湖是个无聊且没有太高工资的工作,所以,诺大的湖区只有我一个管理员。

但是我却很喜欢一个人呆在这里,也许是因为我的童年就是在这个人烟僻静的地方渡过的。模糊的记忆里,我曾经一直做一个噩梦,梦见一个小孩在湖水中拼命地挣扎。

这个泛着蓝光的湖虽然说不上是美不胜收的人间仙境,但景色确实还算是可以。这里也是本市的一个景点,只不过由于地处偏僻和交通不便,平时也没有多少游客。不过,这样的生活我倒是挺喜欢的。

不过这种宁静从半年前的一次意外开始被打破了。

那天已经很晚了,我和往常一样在巡完夜后准备睡觉。但是一阵呼救声赶走了我的瞌睡虫。

首先,我亮起了屋里的灯光,然后就一边报警一边跑去声音的来源。

一开始求救的声音很大,而且明显是几个人再求救,有男有女,但是随着几声惨叫,我只能隐隐听到一些哭喊声。

“谁在那儿?”

我吼叫一声,手电筒照过去,一个女孩倒在地上,我过去试了试鼻息,还活着。

我把这个女孩带回我湖边房子的床上,她身上没有什么致命伤,但是却一直昏迷不醒。也许是因为惊吓过度。我倒了点热水,替她擦了擦脸,希望她能醒过来。

我看她有点眼熟,随后才想起来,她就是今天那一帮穿得过分时髦的人中的一员。我其实挺反感这种人,故意做作夸张的动作和语言。而且还常常乱丢垃圾,他们扔了一大堆垃圾在湖里。我想过要去和他们谈谈,但想想还是算了,这种人一般我无法和他们交谈。

直到警察过来将她带走,她也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穿着暴露的女孩醒过来之后,精神已经失常了。

但对我来说,这并不是最糟糕的,自从那件事后,各种稀奇古怪的流言出现了,有人说几个少年少女之间发展出畸形的恋情,有人说他们是被山中的妖精追杀,有人说是淹死湖中的厉鬼索命……最有意思的是一个“玄学大师”,在地方电视台和网上说,这个湖是什么五阴极煞位,不懂装懂。一些人甚至还翻出了以后前这里发生过的命案。

谣言总是跑在真相面前,其实,我偷偷去精神病院看过那个女孩,她无论是面容还是眼神里都依旧写满了恐惧,但是从她的并不清楚的话里,我还是听到了两个关键词:怪鱼,人鱼。

那天黄昏从精神病院回末,我把手泡在蓝色的湖水里,想着那女孩说的话,一条黑色的小鱼不知道什么时候游到了我旁边,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怪鱼,人鱼。

但是很快,我碰到了另一件麻烦事,原来安静的地方来了很多游客,并且每次都会留下大辆的垃圾,甚至还总有人专门跑来问我,这里都发生过什么灵异事件?

但我也许真的是个怪人,天生不喜欢与别人相处。一些记者还专门跑到我这里,寻求爆料,我自然无可奉告。

尽管那天晚上我好像真的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但是为了我自己,我选择闭嘴。

我好像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是有关这个湖的。我忘着窗外月光下的湖,泛着蓝色的光。

那天晚上,我又做噩梦了,一个落水的小孩,在蓝色的湖水里拼命地挣扎。

为了可以躲开那些游客无穷无尽的问题,我这些天巡查工作的时候已经不穿工作服了。

但是这天,我依然被人找上了,我以前的一群同学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个地方,想来这个妖湖渡过一个周末。

为了礼貌,我们隐去他们五个人的名字,他们是A,B,C,D,E。

一开始我并没有太留意他们,只是因为C正好过来问我:“你好,请问你知道哪里有厕所吗?”

我这才认出了她,她对于我会出现在这里也感到意外,由于他们一行人游玩的地点离公厕挺远,当我带着不认路的她回到他们帐篷处的时候,一个男人很快地跑过来,关心地问:“小C,你跑哪里去了,我们都担心你呢,再不回来,就给你打电话了。”

说完,这个男人看了我一眼,大慨是觉得有点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来。他就是A了,从小家境殷实,映像里他好像一直有点暗恋C,但是C上学时一直不怎么塔理他,还烦他。

C发现A注意到我了,说出了我的名字。

“哦,原来是疯……”A说到这里还是打住,但眼睛里揶揄和轻视却没减少。这时B也走了过来,轻妮地搂着A的手臂,看样子,B是A现在的女友,B在我看来,其实是个拜金婊。还有D,一个跟着A混吃混喝谄媚小人,小马仔。令我感到有点意外的是E居然也在,要知道他好像可是一直喜欢B的,难道家境一般的他到现在还不死心?

C开口说道:“A你不是还有一个备用帐篷吗?要不,你让他和我们一起玩两天?”

C看了我一眼。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
{/cms:link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