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数码

抽屉里

2019-10-21 20:02:3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郑空是一间广告公司的策划专员,如这座繁华都市中游荡的每一只蚂蚁,每日辛苦的工作,寄希望于自己的勤奋可以换来一个不必奢华的窝。

然而勤奋并没影响他被扫地出门。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错误,他被胖胖的老板骂的狗血淋头并通知他第二天不必来了。

郑孔并不沮丧,他有经验,换别家照做,所以除了潇洒的一个转身,老板并没有得到他期望的痛哭流涕和跪地祈求。

在这张办公桌坐了一年,清理自己的物品时才发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几个文件夹,几本书,还有些零食,一包烟。仅此而已,一个背包足可以把他的一年完全囊括。

抽屉深处,郑空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移动硬盘,上面贴着一张纸贴,写着:亲启。

郑空迷惑,印象中这块东西并不属于自己,难道是其他同事的?

已是晚上九点,办公室空无一人,抬头望去,一排排桌椅好像一个个嗜血的巨人的大口,准备吞噬每一个坐在它前面的人。

郑空放下了手里的背包,把硬盘插在电脑上。

里面一共有两段视频,一个word文档。

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两个香港明星的名字。

第一段视频:

一个矮胖子正在酒店套房里强吻一个高个女人,女人很漂亮,短发,比矮胖子足足高出半个头,紧紧闭着眼睛,用力推着眼前猥琐的男人。矮胖的男人放开手,对着高个女人说了些什么,高个的女人流着眼泪,慢慢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矮胖的男人张着嘴舔着口水,狠命的将眼前的女人按倒在床上。。。

之后的春宫戏郑空看的口干舌燥,又有些落寞,眼前的好戏里那个死胖子不知道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逼迫那个美女上床,自己这样玉树临风的美男子却被人扫地出门,哎。

郑空胡思乱想,点了一根烟。

镜头切换,似乎在一栋高楼的天台上,雾气缭绕,角色没有变换,只不过矮胖子这次不再是饿狼般的表情,而是一副洋洋得意。而高个女人,小腹已经微微隆起。

高个女人冲着矮胖子在说着什么,突然矮胖子抓起女人的头发,狠命的向前拉,一直拉到天台边缘。

女人在挣扎,但是无济于事,矮胖子将她推了下去,他狠狠的踩灭烟头,冷笑一声,转身离开天台。

郑空热血沸腾,这个死胖子,用权势侮辱了那个美丽的女人,让她怀了孩子,又杀人灭口,这样的人不遭报应,天理王法何在? 他妈的!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第二段视频。

第二段视频:

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一家三口的家庭生活,宽敞的别墅一楼大厅 ,一双可爱的儿女,贤惠的妻子坐在沙发上织毛衣,父亲正在一边饮咖啡一边看电视,一派祥和温馨的家庭气氛。

郑空定睛一看,别墅里的男主人正是那个杀人灭口的矮胖子,“他妈的,这种人还能如此享受生活,老天真是瞎了眼。。。”,

郑空正在胡思乱想,眼前突然转了画风,矮胖子脸上的五官突然扭曲在一起,大口大口的喘气,好像看见了什么特别恐怖的东西,一旁的妻子手足无措的摇晃着他的手臂,像是在询问他什么。

突然他猛地站起身,拔出眼前插在菠萝上的水果刀恶狠狠的向身边的两个孩子疯狂的砍去,两个孩子娇嫩的身体瞬间倒在浓浓血泊之中,前后二十秒的时间,两个孩子都已经断了气了。

矮胖子的老婆早已经瘫在地上,浑身不断的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矮胖子也没放过她,像小鸡一样拎起来,一刀狠狠地划在脖子上,献血像喷泉一样射出好远。。。

前后不过一两分钟时间,三条命归了天,郑空傻了一样目瞪口呆,之前是AV现在转凶杀,几分钟时间很黄很暴力全部欣賞,他已经完全云里雾里。

画面还在继续,矮胖子一瞬间杀妻灭子,握着还在滴血的屠刀战栗的站在客厅中间,突然,他把刀对着自己的喉咙,凶猛的刺了下去。。。

郑空关了视频,他有点忍受不住了,胃里好像有一股冲破堤坝的洪水在翻涌。他捂住了嘴,好一会才平复了情绪。

这是谁留下的视频?是谁在强奸和凶残的杀人现场录下了这些影像?他为什么不加以阻止?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他打开了最后一个文档。

最后的文档:

你好,有缘人。

我叫柳珍,七年前,我和你同一家公司工作,就在你这个位置。

看过那些录影,你应该猜到发生了什么吧,那个胁迫我的人就是这家公司老板的儿子,别笑我懦弱,我出身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我有我的无奈。

他为了掩人耳目害死了我,因为带着胎儿被杀,我没法投胎转世,不人不鬼的摇晃了4年,终于我有了法力,为自己报了仇。

看到这些,你与我也算有缘,请你给我妈妈打个电话吧,告诉她,我想她,如果她不相信,你就说。。。

郑空看不下去了,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他不但没有害怕,相反却希望这个叫柳珍的可怜女孩能现身在眼前,自己可以好好安慰她一下。

他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那个号码,一个苍老的带着疲惫的声音说了一声喂,郑空略带哽咽的说:“请问,您是柳珍的妈妈吗?” ,“是,请问你是哪位?”

柳珍的妈妈听起来已经很老了,可以想象,丧女之痛,七年仍然没有一点点的消退。

“柳珍说,她想您”,

“你说什么?珍珍好多年前就已经。。。你是谁?!”

“她让我告诉您,那次镇上五保户齐爷爷家的葡萄,是她偷吃了,对不起”

对方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继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

“珍珍啊,珍珍。。。”。

郑空轻轻的放下了电话。

他决定走了,等等,临走之前,还有一件事。

郑空删掉了柳珍的文档和第一段她被侮辱的视频,只留下了矮胖子全家惨死的那一段。

他把那块硬盘放在了老板的办公桌上。

“也许,他也想解开心里的谜团吧,毕竟,他是父亲”,郑空笑了。

那是一个残忍至极的笑容。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