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五金

太惊悚了还我脸来

2019-10-20 17:29:2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正在忙碌着,他的脸上挂着点血星子,双眼布满血丝,看起来有点狰狞,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令人毛发的微笑。

在斯文男子的面前有一张钢制的桌子,不,应该说是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女孩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裙,她的手和脚被钢制的铁扣牢牢固定在铁床上。

女孩的脸很苍白,一点血色的没有,在她右手的手腕有一个小口,粘稠的鲜血从小口汩汩流出,一滴滴的滴在旁边的大池子里,“嘀嗒,嘀嗒,嘀嗒……”

斯文男子看着血流得差不多了,拾起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子,刀子很细很薄,小心翼翼的从女孩下颌与颈部的交界处熟练的插了进去。

刀子很锋利,一点阻力也没有遇到,斯文男子缓缓的将刀子一点一点的往上挪,到脸颊,到耳朵,到额头,到发际,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似乎他已经演练过好多次一样。

斯文男子用带着白色手套的左手捏起下颌的切口,就像掰香蕉皮一样,慢慢的往上扯,皮与脸部的肌肉结合的相当紧,他不时的将皮与肉的连接割开,慢慢的,慢慢的,漂亮女孩逐渐露出暗红色的肌肉纤维,还有红白相间的结缔组织,暗红色的肌肉慢慢的渗出血珠,看起来血并没有完全放干。

“真是漂亮啊”斯文男子忘我的抚摸着手中刚刚扒下来的人皮,看起来很陶醉。漂亮女孩的脸已经不再,只剩下暗红色的肌肉纤维和红白相间的结缔组织。

忽的漂亮女孩眼球凸起,女孩恐怖的“脸庞”越放越大,越放越大,“还我脸来,还我脸来……”

小彤猛地睁开眼睛,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她告诉自己,这是在做梦,这一定是在做梦。这个梦太过真实,让小彤久久挥之不去,小彤对梦里的每个动作的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记得那个漂亮女孩的长相,可是唯独记不清那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长成什么样子。

那个女孩到底是谁?那个男的为什么要这样干?为什么自己老是做这个梦?小彤心中感到莫名地烦躁。梦太过于真实,小彤不禁怀疑这个梦到底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自己又为何老是做着同样的梦。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小彤感觉到眼睛有点刺痛,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她看了一下手机的提醒设置,糟了,快迟到了!

小彤赶忙起床,今天小彤的男朋友约她到家里吃晚饭。本来想睡个午觉结果睡过头了,小彤急急忙忙梳洗了一下就往男朋友家里赶去。

小彤长得很漂亮,皮肤白皙细腻,可谓是天生丽质,她从来不化妆因为她不需要化妆。或许是因为小彤长得漂亮,虽然小彤家境不是十分富裕,却有一个有钱的男朋友。

小彤的男朋友叫晓峰,长得并不是很帅但是很有气质,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关键是他是个事业有成的男人,这让小彤的闺蜜们都妒忌的很,唉,没办法谁叫人家小彤长得漂亮呢。

晓峰的家离城区比较远,是一座豪华的别墅。这是小彤第一次到她男朋友家里来,老远她就看到男朋友在别墅前面笑着等着她。

性感美女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