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五金

哨兵

2019-10-21 17:54:1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陈曦参军了,在新兵连饱受了三个月的“魔鬼训练”后,被连队安排看守军品仓库。

军品仓库位于一个远离驻地,人烟稀少的小村庄。和射击靶场相距不远,连队每个月不定期配送物资到这里,剩下的一日三餐都需要自己解决。与陈曦一同看守仓库的是两个士官,只有陈曦是义务兵。站岗放哨的“肥差”自然就落到了他的身上。这两个老兵耐不住看守生活的枯燥无味,常常溜去外面吃喝玩乐,夜不归宿。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只有陈曦一个人守在仓库外面的哨楼里。

今天是陈曦来到这里的第七天,天色慢慢黑了下来。两个老兵还没有回来,陈曦自己煮了面条,吃饱后躺在床上,望着外面的一片漆黑,他轻声的叹了口气:早知道天天站哨,就不来这鬼地方当兵了。正想着,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陈曦一下子坐了起来,机警地喊了一声:谁?”

“你好,我是在靶场那边的哨兵,可以进来坐会吗?外面的人回答。

“好,你等着,我给你开门。陈曦披上衣服,走到门前打开了门。

门开了,外面站着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上等兵,陈曦仔细打量着他,这个上等兵跟自己年纪相仿,个子高高的,长得很秀气,眼睛又圆又大,很精神。

“班长,你是哪个单位的啊?陈曦问道。

“哦,我是九连的,刚被调过来守靶场,离你这儿不远。我知道自己连队的的人在守仓库,所以过来看看。上等兵微笑着说。

“哈哈,原来我们一个连的啊。陈曦也笑了。自己下连后就被调到了军品库,除了连长,指导员和自己一起守仓库的两个老兵,他几乎不认识连队的任何人。

陈曦把上等兵请进屋,找了把椅子让他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陈曦自我介绍道:“我是九连的新兵陈曦,今年18岁,班长叫什么。

“我叫程阳,24岁,现在算算,我已经第7年兵了。”上等兵回答。

陈曦觉得有些诧异,这个程阳看起来最多不过20岁,而且戴着二年兵的军衔,怎么会第七年兵。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说:“班长真幽默,你戴着二年兵军衔,怎么可能第七年呢?

程阳楞了一下,随即笑着回答:“我当兵早,前几天军衔丢了,就拿出义务兵时候的军衔戴了。

虽然觉得程阳的回答有些让人不可思议,但陈曦还是笑着默认了。两个人坐着聊起了天儿,程阳很幽默,给陈曦讲了很多在部队里的趣事,陈曦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他喜欢上了这个初次谋面的老兵。不知不觉已经11点多了,程阳站起身来,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咱们有时间再聊吧。

“好的,正好我也去仓库里看看。陈曦也站了起来,把程阳送到门口,目送着他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然后打开手电筒,向仓库的方向走去,陈曦用手电筒四处转了转,看见没什么情况,正要返回屋子。突然,从仓库的墙角处闪过一个漆黑的人影,陈曦立刻警觉起来,大喊一声:“是谁?同时快速用手电照过去,却发现军品库的门微微开着,那道黑影似乎进了仓库,他连忙跑着追了上去。

陈曦猛地推开门,用手电筒往里面照着,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陈曦小心翼翼地打着手电往里走。刚走到堆放战备物资的位置,就听见了“嘭”地一声枪响,同时自己的左肩一阵剧痛。身体不由自主地倒了下去。陈曦明白自己中弹了,但他还是强忍着疼痛用右手拿出手电向枪响的位置照了过去,借着手电的亮光,陈曦清楚地看见,一个约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他的右手里握着一把手枪,正对着自己。

陈曦摇摇晃晃的坐了起来,用微弱的声音喊道:“你是谁?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说:“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小伙子,你只需要知道你要死了。

陈曦咬着牙,吼道:“王八蛋,你来吧,解放军军人是不怕死的!”

“好啊,那我现在就成全你,中年男子走到陈曦身边,用枪顶着他的脑门:“下地狱去吧!”

中年男子刚要开枪,从他背后忽然伸出一双手,紧紧抓出了中年男子的手,又是“嘭”的一声枪响,子弹打偏了。陈曦定睛看时,却发现程阳紧紧抓着那人的手,中年男子回头看时到程阳,却显得非常惊恐,嘴巴张的大大的,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手中的枪也抖落在了地上。

程阳的手轻轻在中年男子胳膊上轻轻一按,只听“咔擦 ”一声响(那是骨头碎裂的声音)中年男子像根面条一样软绵绵的倒了下来。

陈曦的眼前忽然一阵模糊,躺在地上,昏了过去。。。。。

当陈曦醒来时,已经是三天以后了,连长和指导员都坐在病床前,连长握住陈曦的手,激动地说:“你总算醒了,我和指导员可为你担心死了。

陈曦一脸茫然地说:“连长,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你小子真会装糊涂,你可是咱们连队的大英雄啊。指导员说道:“3号晚上,也就是三天前夜里,你徒手制伏了潜入军品仓库窃取部队物资机密的敌特分子,此人在本地流窜了多年,一直逍遥法外,现在已经被羁押,你小子下手还真狠,把那狗日的全身上下都弄骨折了,这一枪子挨得值。团里面领导正在考虑为你申报嘉奖呢。 那两个老士官居然擅离职守,让你一个人值守仓库,要不是附近的群众听到枪声赶过来,估计你的小命就不保了,现在我已经把他们俩关禁闭了。

陈曦着急的问道:“程阳怎么样了,他还好吗?

“程...阳?!连长的脸色变了,有些诧异地问:“你是新兵,怎么会知道程阳?

“难道我们连没有这个人?怎么回事?”陈曦追问道。

“不,有。指导员回答道:“我们连的确有这个人,5年前,我记得那时我还是排长,他是新兵,训练非常刻苦,各方面素质都不错。但是在一次比武考核中他受了伤,从此不能再参加高强度训练,于是第二年,我们安排他看守军品仓库,也就是你所在的仓库。

“那后来呢?陈曦继续问。

“后来的事情说来我至今心痛自责。指导员背过身去,缓慢地说:“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程阳一个人在哨楼里执勤,没想到有坏人潜入了哨楼,从背后袭击了他。当我们发现他时,他的尸体已经腐烂了。他才19岁啊。就这么离开了人世。。。。

陈曦听完指导员的讲述后,顿时脊背发冷,头皮发麻。程阳早在5年前已经死了,那么自己看到的,难道是。。。。”

指导员后面说的话,陈曦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觉得大脑很乱,于是借口身体不舒服,送走了连长,指导员。他躺在床上,闭上双眼,大脑仔细地回放着那天晚上断断续续的画面,却越想越怕,越想越乱,不知不觉,他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陈曦发现枕头旁多了一张写满字的信纸,他连忙拿起来看,信上写着:

陈曦:

你好,我初次谋面的战友,很抱歉吓到你了。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五年前我在军品仓库的哨楼里被坏人谋杀,就是那个中年男子,死后我模模糊糊的听到有个声音对我说,如果在5年内我能拯救一条人命,就可以投胎转世。所以我一直在寻找,在等待。那天,我忽然感觉到了杀害我的凶手的气息,也感应到了有人会有危险,所以我就在附近等待这他的出现,也来看看我们连队的战士。现在凶手伏法,我的心愿也达成了。再见了,陈曦,希望你在部队好好干,当一个好兵。

程阳

看完信后,陈曦流下了泪水,他在心里默默的说:谢谢你,程阳。我会做一个好兵的!

作者寄语:第一次尝试把部队生活和鬼故事结合在一起的,有不足之处欢迎批评指教!

性感美女图片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