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五金

怀香又入虎穴

2019-10-21 18:09:3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尹熠到来时,已是上灯时候。

邹锦华尚未回府,倒是他那几个心腹,见尹熠突然到访着实吃一惊。

毕竟是邹锦华未来的大舅子,邹锦华的人不敢得罪尹熠,这是我一早料知的。

如今算来,也惟有他尹熠能带我离开此地。

“少帅白日还在我府上,与我商讨着小妹的婚事,怎么才片刻功夫,外界居然传闻他金窝藏娇!哼!他当我尹家是这般好欺负的!我倒要看看,这窝里藏着何人!”

尹熠在屋外叫嚣。

我庆幸哈尔德这个英国佬挺能办事,先前我只差人对哈尔德说上回开得药,服用几日并未见好,他便知我心中所想,将尹熠请了来。

我佯装被这叫嚣声惊扰,冲屋外的士兵道:“尹会长这种贵客你们也敢怠慢,小心少帅回来揭你们的皮!”

那些士兵到底怕着邹锦华,经我这般一说,忙识趣地退下。

我使了妈子上茶,趁着身旁无人时,与尹熠低语。待老妈子回来,忙又恢复之前的受气包样,受着尹熠的各种辱骂。

尹熠走时嘴里还在数落我,我知他是在演戏,也就没将那些话放在心上。

半夜时分,邹锦华回来了。

半睡半醒中,被阵踹门声惊醒。接着酒气熏鼻,“咯噔”的皮靴声由远而来。

我惊恐起。

认识邹锦华这么久,好似没见他这般喝醉过,要知道他的酒量不是一般的好,以前的宴会上,一桌子能喝的,只要碰上他,唯有被他灌醉的份。能见到他的醉态,显然十分难得。

我料想,该不是那位尹小姐白日与他闹了别扭,他心里不痛快,躲在哪把自己灌醉了,这会晕头晕脑的失了方向,居然跑到我这来。

自打住进这里,我已显少与他搭话,此时他又是醉酒中,更是不想睬他。

“睡了么!”他开起口,浓浓的酒香随口逸出。

我揪紧被褥,只当没听见。只听“咚”一声,接着响起他的闷哼声,料想他是撞在床柜上了。

果然没一会,床柜上的那盏台灯经不住摇晃落在地上,屋内瞬间一片黑暗。

我松口气,终于用不着伪装,靠着床头坐起。

等了片刻,见周围没有动静,以为他终于走了,适才在地上摸找台灯。

哪知灯没摸着,倒摸着一只宽厚微凉的手掌。

我吓得惊叫,那手掌见势揪住我的手腕将我直往一个地方扯。

熟悉温暖的气息,带着酒精迷乱噬魂的清香,瞬间包围我。

我适才明白,邹锦华根本没走,忙用手推他,可此时的他哪是我能推得开的。

吻,狠狠落下,霸道而狂烈,分分秒秒吞噬着我的气息和意识。我只觉一身的气力都被他吸了去,身躯软得如团棉花。

他边吻边扯我的睡衣,突如其来的凉意,让我失散的意识开始回聚。

“邹锦华……放开我!”

“不放!”他嘶哑着嗓门,咬着我的耳贝。

酥麻痒痒的感觉,让我惶恐又气恼。

我挥手与他撕打,开始咬他,继而用尖利的指甲去划他的手臂。他像是铁了心般任由我打骂。

屋里弥漫起血腥味,我不知道是他的还是我的,也不知哪里破了,哪里在痛,其实这会哪都疼,以致于不能确认伤口在哪?

我不知自己流了多少泪,也许将此一生的泪都在今夜流尽,他终于得到了满足,才结束这暴虐,收拾起一地凌乱的衣物,背身而去。

我无力的靠在床头,红肿着双眼望着那尚未透亮的玻璃窗。

他都要娶别人了,还这样对我。我与他究竟算个什么?

我苦笑,盼着天早些亮,与他此生就此别过。

当清晨的第一缕霞光透入玻璃窗时,我忙打起精神,开始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不过是取了些衣物和首饰,为着路上方便。

昨日我与尹熠已约好时间,因为这个点,邹锦华定去巡营了,府里的人正在替换班,守卫变得松懈。

“维怡小姐!尹会长让我来接您!”屋外响起声音。

我心喜,忙奔出去。

原本与尹熠约好走水路去香港,可汽车驶至半路,遇上锦佩章的人查岗,只好换路线去天津。尹熠在天津也有产业,托他的关系,辗转去香港应该不成问题。

然而让我万万没想到,邹锦华早安插了人在车站等我。

那人我认得,便是邹锦华最信得过的心腹,平时总跟着邹锦华,那人就同邹锦华的影子。

那人一见我,挥手示意士兵将我们围住,车站里早是一片混乱,双方都已持枪相峙。

“夫人!少帅正到处找你!”那心腹上前冲我道。

我嗤鼻轻笑。

对邹锦华的假仁假义十分不以为然。

见这么多士兵步步而近,尹熠的人寡不敌众,只好带着我后退。

紧急关头,这人早就将枪拔出,此时双手持枪,有一下没一下的朝对方放枪。

一路枪声不断,直至我们冲破邹锦华的封锁,上了辆黑色奔驰轿车。

我万万没想如此危机关头,还有人倾命前来救我,心里定然十分感激。

这人戴着礼帽,五官被礼帽遮去一半,好一会我才瞧清这驾车的人,不时一怔,来人正是尹熠。

奔驰车一路飞驰,很快将邹锦华的人甩得远远。

尹熠适才摘下礼帽,冲我笑道:“曲小姐可要想清楚,此番一弄,全然与邹家父子扛上了!”

我不以为然地点头,孰不知他话里藏话。直至他将我送到一幢私人别墅,适才发觉,他远不是我想的只是个在商场上呼风唤雨追逐名利的商人。

别墅四周站满了武装好的士兵,荷枪实弹的,相比邹锦华的私邸丝毫没二样。

车子刚停,立马有士兵前来给尹熠开车门。

我察觉气氛异常,容不得多想,尹熠已遣人将我迎下车。

“曲小姐,请!”尹熠含笑着朝我伸手。

我避开他的手,自己下了车,适才发觉不过是刚离狼穴又入虎穴。

“好生照顾贵客!”尹熠冲身旁的人道。

他的话让我背脊生凉,隐隐感觉他有什么阴谋,而且这阴谋不是一日两日,似乎很早之前就在布局谋划。

作者寄语:更了哈,你们怎么着也该表示下吧哈!明日是三八妇女节,祝所有读者姐妹们节日快乐!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