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五金

却是杜宇悲啼

2019-10-21 19:38:07|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天色已近黄昏。

书生背着书篓,行尸走肉般摇晃在不见人影的山野中,偶尔停下来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却是我杜宇轻信于人了。明知道表哥妒忌我胸有成竹,还千恩万谢地谢了他送的领路人。这下倒好,走了岔路不说,竟是连回去的路也分辨不到,真真是愚蠢至极!’

书生暗暗自嘲,苦笑着卸下书篓又,找了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依傍着,随手拔了些认识的野草打算用来果腹。

“行不得也呐~哥哥~不如归去啊~哥哥~”

猛然听闻这般凄厉的叫声,书生忍不住缩了缩身子,警惕地向四周观望。

不远处,浑身漆黑的鸟儿不断地扑棱着翅膀,却并不飞走,只静静地盯着书生的方向。

又是这只杜宇鸟!

书生大惊,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是冷汗涔涔,却不敢再看过去。

是困在山里的第三天发现这只杜宇鸟的。本想着与自己名字相同,如此困境相遇也算是有缘,就经常将食物和水分予它,能结个伴儿总是好的。

只是食物有限,前路却像裹了雾气似的看不清楚,怕是难有尽头。

困在山里已近半月。

眼看考试的期限就要到了,书生终于害怕起来,步伐也愈发急促……

“行不得也呐~哥哥~不如归去啊~哥哥~”

杜宇鸟示威般地继续啼叫,那声音像是有灵性般,打着旋儿往人耳朵里钻。

越来越近了!

书生终于崩溃,也顾不得地上的书篓,撑起身子就往反方向跑去。奈何山路崎岖,不过前进了几步,竟是被杂草缠了个结实。

“哥哥~哥哥~”

那叫声竟像是在耳旁响起!

书生终于抵不住恐惧,嘴巴张张合合半天,昏死过去。

十年前。

众人皆知,香椿城里经商的杜家育有一子,唤作杜宇。

这少年可是了不得,无人教授却能做文章,那文采更是连举人老爷都点头赞叹。久而久之,人人都道这杜家福星高照,这次怕是要出一个状元了。

只是人们并不知晓,杜家还有一子,只是天生痴傻,并无所长,生怕辱了长兄的声誉,养到七岁竟还未取名!

“百家姓也不会吗?”

少年皱紧了眉头,见自家弟弟还是傻笑,终于扔了书本,扬长而去。

“阿爹,我不要痴儿做弟弟!”

少年跑进杜老爷的书房,语气怨怼,行动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宇儿乖,不要就不要吧。你瞧瞧这香椿城里有谁知晓他的存在,连个名字都没有的痴儿,和他置什么气!”

杜老爷竟是动手端了桌上的茶盏过去,一边出言宽慰,一边讨好地笑着。

世人重文轻商,杜老爷便是有万贯家财,也不过比普通百姓少挨了些白眼。可自打杜宇的才名传出去以后,香椿城中大儒之人纷纷递了拜帖,言辞间的恭维几乎溺毙了这个向来自我轻贱的商人。从此,对于给他带来这一切的大儿子更是言听计从。

同样的话杜宇已经听过百遍,哪里肯轻易放过这个话题。

“有他没我,有我没他!莫不是爹爹打算等我中了状元,叫人人都笑我有个痴傻的弟弟才好?”

杜宇怒气冲冲地摔了茶盏,也不等杜老爷答话,就又风风火火地跑回自己的房间,直嚷着要绝食。

正是寒冬腊月间,杜老爷便是再偏颇,也不敢拿人命开玩笑。只是大儿子已经发话,总不能明面上过不去,就找了府里最偏僻的房间,只留下个老头儿照顾着,打算到了春暖时候再做打算。

谁都没想到,这痴儿竟是跑了!

作者寄语:最不该抹杀的便是亲情,亏心的总会得报应!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