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五金

凡人与魂传记

2019-10-21 20:02:4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在医院里经常闹鬼,因为那里时常死有亡人;

在睡梦中经常梦见女鬼,因为一个人已经好色。

在荒山中碰鬼,因为是必然。

这一天已是黑夜,四边都是黑暗黑连黑,黑得一块布,四方树木林立,幻似鬼影,时刻吹动扇起人的心。

此刻,恰巧一个黄衣道人走在密林内。

密林风似乎吹不进,很黑暗。——静、静。

那个黄衣道人居然在黑夜中苦苦哀鸣。

"你不用哀鸣,更不用后悔。"那个声音又轻又细,甚是好听,感觉那个是一个红衣美少女。

那个道士到此刻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拔出后背桃木剑。

桃木剑这个东西,他师父已告诉他:"不要乱杀鬼,我们只是为了稳定国家。"

"哼!"冷声又响起,听起来也轻脆,但这里有愤怒的意思。

"你!你!你!你不要啊!……"那位黄衣道士慌张的样子,前后左右移动,紧张道。。但是嘴似乎张得很大。

好像有人要塞什么进他的口中一般,"我不会!我绝对不会。"那位女子哭泣道,声音幽长远,也很缠绵。

白天打开了,在一间小屋子里,他差点死了,因为他经常做鬼梦,现在他坐起身来。

"看来,得去学学做道士了。"那个男人嘴里喃喃道。

道士等着他去做,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这个人倒是做道士确有天分,一年做了下来。

"可惜,我虽然成为了一名道士却缺少一个女人。"他一边喝酒,一边苦愁道。

洒壶径直往他口内灌去,酒水就是那么随意的泻。

"有是有一个女人,但就是说你敢不敢去?还有,你敢不敢要?"那一个店伙计吓唬的虎样的对他砍道。

他的酒壶在他右手的高空中顿时往桌上一震,酒水四洒,洒满桌面。

店小二也是一惊,眼睛变大了起来。

他赶忙紧把酒壶静悄悄的问:"她在哪里?长的可好?"

其时已是黑夜,客店内也只是微弱的灯光。

似乎时刻要熄灭。——就在店门口。

店小二像只灰白老鼠,好像爬一般踮到他面前,小声道:"问一个叫陈义之人,你去吗?"

"这个,……我自然去!"他高兴一脸愉悦的喝到夜深。

店小二是何意,他究竟可能也不知道。

不知道也得找那个女人。——简直是一个完美之人。

美、美啊!

这一个中午,他居然来到了陈义家。——他简直是不可理喻。

究竟陈义是一脸微笑,似乎他们只是一盏茶功夫,天便已经黑了。

黑夜……这时,他却忽然向荒的绿色密林草草麻麻的,他走去。

因为有一个她很美。

他越来越接近陈义那个地点。

黑暗十分的黑暗,仿佛一支蜡烛在面前,就在这破撕的黑暗内,漫延四周树木,四方广阔的天地一片黑暗,至内地里越是渐进,也同样是静寂的,毫无一点声音响起,他亦怀疑有鬼怪。

当下眼睛四处张望,以防万一失手,毕竟不怕万一,但就怕一万。

…………

道士?哦?那么正规的黄衣道者,怎么可能会是一般道士。在干什么?

"天灵……地灵……魂比……"那位道长在摇铃。

天铃。

黄色的天铃。

他正准备问一声好,但又心里已急到极点,让人看不透。

"道长。"这句话居然没有说出口。那么不说了?

他居然静待了几乎一个半夜。

天几乎将近黎明,快要破哓。

"啊!——"一个优美、美丽女子的声音忽的响起他的耳际。

两边回音不断。

黑暗中的他忽的想起一件事。

"道长?您可否给我这个瓶子?"他一个脸的巴笑,几乎不有好意。

"你居然要鬼?"道长笑笑。

"给不给?给还是不给?"道长谨慎道,同时又已是一句叹息,"你不后悔?"

"谢谢好意,这个对于我非常的重要。"他点了点头,再次确定,依然一抹好笑。

道长在白气中消失不见,不能再见他的踪影。

大过了几年,他似乎夺有点气尽,他没有起疑。

他也不会起过疑。

这一个夜晚,那个红衣女孩尖声美丽坐在他面前,他却在一个劲的仰视夜空。

夜空没有答案给他,不可能。他又看向他自己脸上空,他的脸已经很憔黄。

女孩那青春媚白脸向他吻来,可惜是接不到。

这是最后一个吻。

"我们可以真正的做一对情侣了。"摸不到他的脸,她媚惑的道。

二个魂在地狱了,其实地狱的判决是:他不会死。

作者寄语:谢谢支持!!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