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装潢

徘徊于生死

2019-10-21 17:22:4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没想到,两人间的谈话,被凤玄霁听了去。

“太子殿下!”王盈颖望着岳如霜身后的人惊呼。

凤玄霁冷眼望着王盈颖,眸里溢满了杀气。

凤玄霁想到五年前,从坏人手中无意间救下王盈颖,如今想来,不过是王盈颖的预谋。

她接近自己,从而接近自己的母妃,目的是陷害他的父皇,夺的江山,多可怕的女人!

他居然亲手将她送到母妃身旁,想来,他母妃几次三番的突然得病,便是王盈颖所为。

“啪”凤玄霁扬手掌掴起王盈颖。

“这一巴掌,是本殿下替母妃打的!你对她做了什么,心里明白!”

凤玄霁这一巴掌出手极重,直打得王盈颖唇角开裂。

王盈颖捂着被打的半边脸,嘴角含着股冷笑,不甘心道:“殿下是杀不得我的,若不然鄞王、圣上还有贵妃娘娘都得死!”

凤玄霁闻之一震,揪住王盈颖胸前的衣裳,将她像小鸡般擒起,咬牙切齿道:“你到底害了多少人?”

王盈颖望着凤玄霁轻笑:“要救他们其实很简单,只需殿下一句话!”

岳如霜耳根连抽,她料知王盈颖的条件不是那么好答应的,抢先道:“不要答应她!”

凤玄霁瞥了眼岳如霜,知她心里的想法,投给她一个安慰眼神:“本殿下自有分寸!”

说时将王盈颖扔至一旁,冷声道:“什么条件?”

王盈颖望着一旁默不作声的岳如霜嘴角含着份得意:“娶我!”

凤玄霁闻声轻笑:“凭什么!”

“因为我能解嗜心蛊毒,也能把圣上和贵妃娘娘的病治好!”王盈颖笑盈盈说。

“你能解,焉知他人就不能!太子殿下小心,她耍花招!”岳如霜已看不下去,提醒凤玄霁起。

凤玄霁抬手,示意岳如霜不用多说,这些道理他都知道,只是凤炜鄞的蛊毒已不能等。

“可以!不过,你得先替鄞王解了蛊毒!”凤玄霁一脸淡定道。

王盈颖闻声轻笑起,“若是我解了鄞王的蛊毒,殿下出尔反尔当如何是好?”

“本殿下是这种人么!”

王盈颖见他说得认真,相信以她对他的了解,他对凤炜鄞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还在在意的。他不会拿凤炜鄞的命开玩笑。况且嗜心蛊就算解了,也要一段时间来调养,若他到时反悔,她还有其他办法控制凤炜鄞。

“好!”王盈颖爽快答应,继而抚着胸口起身要走。

却被凤玄霁唤住:“你受了内伤,已不适合继续伺候母妃,今晚就留在太子府吧!”

王盈颖点头答应,继而朝太子府客房方向走去。

“你真相信她的话?”岳如霜步近凤玄霁道。

“信也罢,不信也罢!如今已没有其他法子可试,姑且信她一次吧!对了,这么晚,你来找我,可是有事?”

凤玄霁见她不是从正门进来的,料知她找自己有事。

岳如霜适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记得你府里有本《蛊王密册》,不知可还在?”

凤玄霁愣了愣,“你是想亲自替王兄解蛊?不行,这样会伤及腹中的孩子!”

岳如霜道:“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这么痛苦!我知道,嗜心蛊的蛊引,是要用最亲之人的心头血,我如今怀着他的孩子,与他也算最亲之人,我想我会找到办法救他,只是不知具体的解蛊方法,所以……跟你借那本密册!”

凤玄霁面色瞬间沉下。

这女人想来不要命了!一旦解蛊中出了岔子,不但引不出蛊虫,还会遭蛊毒反噬,到时候便是一尸三命。

眸色一冷,撇开身躯道:“那本密册当初搬来太子府时不慎遗失!”

岳如霜定定地望着他,知他拿话搪塞自己,不悦道:“凤玄霁,你不要骗我,如果有,就赶紧拿出来,有什么后果,我比你清楚!”

凤玄霁不再理她,袍袖一拂,背手离去。

岳如霜自是不会死心,亲自去了趟凤玄霁的书房,挨个翻遍后,才死心离去。

她一走,凤玄霜望着她闷闷不乐的背影摇头轻叹。

待王盈颖内伤痊愈,凤玄霁领着她去给凤炜鄞解蛊毒。

正如岳如霜所料,这嗜心蛊,需用最亲之人的心头血做蛊引。

“用我的吧!”凤玄霁道。

王盈颖身躯一顿,担忧道:“这心头血不同其他,弄不好会出人命,殿下是万金之躯,实在不适合冒此大险!”

岳如霜站在屋外,闻声后步了进来道:“还是用我的吧!”

王盈颖暗自得意。

她等的就是岳如霜心甘情愿为凤炜鄞而死,这样她就不费吹灰之力除掉了岳如霜。

“不可!”凤玄霁将岳如霜攥出屋外,语重心长道:“你若死了,王兄他醒来也不会独活的,那救他又有何意?你放心,我身子强壮,这一刀下去,活命的机率相比你要大。况且,王盈颖对我存着念想,量她中间不敢乱来,若换作是你,我还不放心的!”

“可是……”岳如霜不想再欠他人情,攥着他的手臂不放。

凤玄霁腾出另一只手,包裹起她温热的纤手拍拍道:“放心,此回就当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岳如霜适才知,他已决定将命给她。

鼻翼一酸,哽咽道:“答应我,一定要活着,为我活着!”

凤玄霁轻笑,冷不防转身,将岳如霜拥入怀中。

“霜儿,你一定要幸福快乐,连同我的那块一起!”

岳如霜窝在他怀里默默地流泪。

她想,若不是遇见风炜鄞在前,大约她是会喜欢凤玄霁的吧!可是感情的事,没有先来后到之说,感觉对了,就爱上了。不爱的,给的一方再多,他也是无动于衷。

“凤玄霁,我答应你,只要解了鄞王的蛊毒,我岳如霜心甘情愿嫁你为妻!”

凤玄霁闻声身躯一顿。

他有片刻间的惊喜,只是这惊喜太过免强,他笑不出来,扯动唇皮道:“好!”

岳如霜目送着凤玄霁进了屋子,眼睁睁地看着他褪下袍服,只着一身白色中衣,静静地躺在榻上。

他神色淡定的如同一尊石像,丝毫不去想,这瞬间的一刀已让他徘徊于生死间。

作者寄语:今日到此,这两天晚上有事,你们不要等我了。明日此文大结局了哈!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