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装潢

09被诅咒的地下皇城下

2019-10-21 20:02:37|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女子的面纱已被扯去。

除了那双杏目尚还惹人眼外,其余都不堪入目。

女子不仅五官扭典,而且脸上爬满了尸虫。

也不知女子受了什么伤,脸颊会变得这样狰狞,一只只尸虫正从女子的肉里爬出掉下,转眼已是一地。

“你是怎么做到的?”女子却对这些不以为然,似乎她已习惯,只是不敢置信地看着身后的人。

这人竟是那六人中的一个,确切的说,是被附了身的一个。

“让你失望了!你诅咒了寡人,毁了寡人的国家,又将寡人囚禁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居心何在?”

“帝辛!我这是在救你啊!你没瞧见我将你的皇城都搬到了地下吗?只要你答应娶我,便能东山再起!比起苏姮己我胡喜媚为你做得更多!要不,你就一直受诅咒,永世踏不出这座皇陵!”

“由不得你了!”帝辛步上殿,就要去取殿上的画,却被胡喜媚一把拦住。

“你以为毁了它,就能逃出去!错了,这是玄宫九图,出自原始天尊之手!天下万物尽在其中。过去的,将来的,现在的,人、物……都包罗在内,只要你想得到,有了它就有可能!但在得到你所要的东西之前,你得失去某些东西!比如我,之所以变成这样,便是以为这图的原因!”

“噢!没想到喜媚你为寡人想得这么多!不过寡人现在不要这东西也能东山在起!”

帝辛推开胡喜媚,将殿上的图一把攥下,三下两下将它撕了个稀巴烂。

“看!寡人还不是好好的!”

帝辛将纸片抛出,不想那纸片在地上迅速凝聚,转眼化成一个巨大黑色漩涡,那漩涡一圈圈旋转荡开,一条黑龙从漩涡里探出了头。

这黑龙头大如山,巨大的身躯在漩涡里扭转挣扎,两只大眼红如灯笼,正虎视眈眈地瞅着帝辛,大有将帝辛一口吞下的打算。

胡喜媚赶紧阻止黑龙,“不得无礼,这是皇城的主人!”

黑龙一怔,将巨大的龙头撇了开,身躯却从漩涡里窜了出来。

一时间,龙啸声在皇城四处回响。

这条龙帝辛认得,是传说中的烛龙,能呼风唤雨,更换天地,扭转乾坤。

没想到这条黑龙会在,确切地说,是被困在这玄宫九图里。

想到这黑龙出现在此,绝不会凭空而来,这皇城像是建在烛龙背上,一直被烛龙驼着,只要驱使烛龙便能逃离。

帝辛抚了抚烛龙的头,不想烛龙并不喜欢帝辛,不免有些恼怒,稍稍动了动庞大的身躯,背脊一翻,整座皇城被连根拔起。倾刻间,巨石纷乱,眼看皇城就要塌陷。

帝辛眼角直抽,想要阻止烛龙已不可能。

就是胡喜媚也惊慌起。她以为将烛龙囚禁在玄宫九图里,有朝一日能帮帝辛夺回殷商帝国,不想这烛龙的能力不是她能控制的,此时像是已经苏醒,凶残的本性让它不甘臣服于一个凡人。

胡喜媚使出毕生绝技才将帝辛的皇宫搬于地下,不想却被苏醒的烛龙毁于一旦。

这烛龙有通天入地的本事,若是离开这地下皇城,去了人世不知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

不得以胡喜媚只能攥着帝辛将皇城出口堵住。

那逃出的五人只听到身后一声巨响,回头一望,那金灿灿的皇城瞬间塌陷,一条粗壮的大尾巴,扫荡着各处,乱石纷乱,被葬于皇城里的所有死灵在烛龙的呼啸声中一一复生。

那些死灵,都是帝辛的宠妃和宫奴,他们本就不满帝辛当年的暴政,此时复生,复仇的怒意,让他们成了恶灵,不断围着帝辛打转。

撕咬声,呼叫声不绝。

这五人顾不得再拾地上的珍宝,沿着原路返回。

哪知那甬道已破坏严重,所有的防盗机关均已被打开。什么流沙阵、火坑阵、尸虫阵……一一启动,一路尽是机关暗道,让五人冷汗直流,大有进得来出不去的兆头。

五人吓得惊慌失色,其中有三人不慎掉进火坑阵,被窜上来的大火活活烧死。

剩下的二人,三魂已吓得失了二魂。眼看就要逃离最后一道石门,帝辛不知何时出现在石门前,将出口堵了住。

“把宝物留下,寡人饶你们不死!”

这两人听不懂这个中国古人在呱噪什么,眼看身后的大石球滚滚而来,只能攥住帝辛的半只袍角求他饶命。

帝辛瞧着这些长得奇怪的异邦人,将他们背包里的珍宝夺了下,冷冷瞟了他们一眼消失不见。这两个人眼睁睁地看着大石球滚来,逃无可逃,被碾成了肉泥。

烛龙的呼啸声依旧不绝,整座皇城已被它搅得天翻地覆。一波又一波的海水从地底下涌出,顺着烛龙身躯的摆动不断涌进皇城。

等那最后一位幸存者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汪洋大海里,眼前皆是一片水茫茫,那皇城淹没在水里,随着水波的晃荡,时不时露出一角屋顶。

想起之前的种种,这人只记得隐约间被一个中国古人附了身,那古人借着他的肉躯将那白衣女子引了出来……之后的事他也不记得。

眼前的皇城、珍宝……都已不复存在,就连他的同伴也不知去向,这显然是一座鬼城,一座被诅咒的鬼城,谁进谁死,他后悔来此。

烛龙的呼啸声又响起,这人瑟瑟脖子。将装满珍宝的背包脱了下。

逃命关头,他还是挺理智的,将这些远远比不上性命的身外一物弃之一旁,一头钻进水里,在大水淹没的甬道里寻找出口。

他游过几个暗道,看到他的那几个同伴的尸体。吓得不敢正眼去瞧,他们一个一个死得惨不忍睹,他为他们感到伤悲的同时,也为自己的命运叹息。

好不容易寻到石门,却见被大石球堵了住。

那大球有几吨重,他是无论如何也挪不开的。

龙啸声还在回响,水里泛起圈圈涟漪,那涟漪一圈圈向四周荡开,接着水波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

转眼一看,不知何时烛龙已到了他身后。

烛龙盯着他,龙嘴大张,黑色的胡须浸在水里,大有将他一口吞下的势头。

情急中,这人脑子迅即运转,故意朝大石球靠近。

烛龙早已生恼,猛然间伸出一只龙爪,将大石球瞬间击碎,石门轰然被打开。

这人一头钻进石门沿着狭窄的石道游向水库。

烛龙瞧见了石门外的亮光,两只红色灯笼眼微微一翕,紧追此人而来。就在这人离水库仅有半米远的地方,烛龙的一只铁爪瞬间穿透他的心膛。

这人一身是血地倒在水里,身躯在水里滚了几滚,皮开肉炸间,那副郝昱忆画得抽象画,露了出来,平整地浮在水面上。

烛龙瞧着眼前的画,两只鲜红大眼渐渐变得清晰,它似乎忆起了什么?

冲着冲那画一声吼叫,那画里立即浮出一个巨大的窟窿,烛龙一头钻了进去。

那窟窿越裂越大,直至将整座皇城都吸了进去。

所有的人活着的死去的,统统被吸进了窟窿。

忽然那画翩然而起,悬挂于洞壁之上,只是那线段和圆弧已按一定规律组合,形成一符八卦图,一条黑龙盘于那八卦上,像是看守八卦的。

水库外依旧风平浪静,走过路过的人,从来不知这水库底下会有一座硕大的皇城,那里面有数不尽的珍宝,可以供世人挥霍享受。

只要你有胆,就来这里试下,或许解开画上的八卦,又是一条寻宝之路。

美女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
{/cms:link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