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旅游惊魂之你逃不掉的

2019-10-21 17:39:51|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等到周围的环境逐渐明朗起来的时候,储物间还是如同吴亮最初的梦境一样,很是寻常,只不过吴亮却并没有见到先前进来的谢清让,正当此件事情让吴亮困惑的时候,一把锋利的匕首突然抵在吴亮的腰间,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人惊奇的责问,“你是谁?怎么在此处?”

吴亮对于此人的声音感到一丝熟悉,随之便是明白了过来,谢清让,只不过他为何会不认识我,即便是背影,也应该是知道的。

吴亮略带疑问的回答道,“您不认识我?我是吴亮啊。”说着此话,吴亮便是慢慢的转过身来,可眼前的人募然间让吴亮感到一丝诧异,满脸横肉,一副凶相,右手一把匕首正抵在吴亮的身前,面前的此人恰是谢清让,只不过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与先前的老头形象判若两人。

二十几年前的谢清让,那个时候的土匪头三,吴亮感到一阵眩晕,什么?二十年前!

仿佛在一瞬间周围的空间都在吴亮的梦境里变得格外清晰,灰尘的味道,储物间里的货物的味道,都变得清晰,墙上的红色木梁,角落的绿毛蜘蛛,甚至于面前的这个男人的口臭,长倃胡子,生气惊奇的面容都逐渐清楚了起来。吴亮感觉到好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要将自己生生揉捏进这二十几年前的时空里。

谢清让一脸疑惑,打量着这眼前突兀出现的一个人,搜索了自己前半生的记忆,也并有什么人能让自己与此人联系起来,而今自己正处在这风口浪尖的时期,也不敢贸然下手将其杀死,更何况自己并不清楚这人的来路和目的,可又转念一想,难道他也是为宝藏而来?

自己好歹也是土匪出身,此时的犹豫却是让谢清让内心里直骂娘,但脸上却是露出一副看似松了口气的表情,神色之间便是收起了手中的匕首,向吴亮抱拳道:“对不住了,小兄弟。我还以为家里进贼了,却不想是自家人,多有得罪,还请小兄弟海涵!”

吴亮愕然,短暂的失神之后,便是松了口气,“不打紧,小事小事。”吴亮的心里却是直呼老天,变脸比翻书还快。心里总算是明白,小命保住了,至于为何这谢清让如此行事,吴亮就不得而知了。

“今天是小女,舞薇出阁之日,不知道小兄弟是否为此而来呀?”言语之中,谢清让将其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看到吴亮不动声色的样子,还以为自己果然猜的不错,此人可能是误打误撞进了这里,毕竟婚宴上的热闹讨不得所有人的喜欢。

二十几年前?小女出嫁?吴亮记得档案里曾提到谢清让的生平里,血洗罗家村的时候,这个头三,也就是现在的谢清让,带走罗家地主的女儿罗素素,与之成婚。到后来搬到神秘的地方,也就是原先吴亮梦中的清水村。

这么一算下来,小女出嫁,就是他的女儿出嫁,吴亮心中暗自嘀咕,“舞薇,难道就是后来罗含韵的母亲?”正是如此的思考,让吴亮心里渐渐的有了底,“今天特意是来祝贺舞薇姑娘的大喜之日,不仅如此,兄弟还是来恭贺谢老哥的。”

吴亮想要弄清楚事情的起末,无论是先前就已死的车祸众人,还是之后离奇的古怪梦境,甚至于此刻的身陷梦境。所以此刻,取得眼前人的信任是十分重要的。

谢清让心底蓦然的升起疑问,不待他问出,吴亮便抢先说道,“谢老哥早年取得这些家产,十分不容易,难道要让它付之东流吗?”

谢清让疑惑的看着吴亮,慢慢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希望,自己当年取得这些家产,为此不惜血洗了整个罗家村,不仅如此,还得到了自己所爱之人。

但这一切,现在看起来却是有讽刺,新的时代来临,自己面临举步维艰的状态,而如今更是墙倒众人推,连自己身边之人都有不忠之心,也许是自己当年做的太绝吧!谢清让没有说话,只是双眼由疑惑变得清澈激动起来。

“我可以帮你,但事成之后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吴亮缓缓的抛出此个要求,从刚才谢清让的言行里,吴亮或多或少的明白了,面前之人早已没有了当年落草为寇时的狠辣果断,一心求得家境平稳安定,早被时间打磨掉了棱角锋芒。

此刻的吴亮看着面前的谢清让,低声地说出了自己的谋划,谢清让默默地点头答应,也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在吴亮说完了之后,他顿了顿说道,“希望以后的日子能过得平平淡淡吧!”略微的低叹让吴亮重新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人,不知他是可悲还是不可悲呢?

罗家村,六十年代黄土大漠的即视感,北方村落的厚重感像黄土地一样实在。罗家祖祠,玄青的实木门房,硕大的牌匾下,一排土灰色的泥瓦高台。

其下,各方的宾客落坐在搭好的圆桌之间,静静的等待时间的流逝,吴亮随着谢清让走出储物间的时候,下面的人群爆发出了喜宴该有的喧闹,吴亮的愣神之间,便是逐渐释然,婚宴开始了。

吴亮寻到下首,找了一个略微很靠后的位置,便是停下来,打量着这里,桌上的人虽然看到突兀出现的这个人很是陌生,但一同跟谢财主前后脚出来的人岂是一般,当即周围的人便是略微示意,表达出对吴亮的讨好,而吴亮自己却懒得招呼,便是在一众人之间往着泥瓦高台上看去。

大红的绸丝锦织盖头,长袖流苏花缎绸袍,衣摆浮动,倩身款款地走来。吴亮所知,再加上高台上的司礼之人的声音,罗舞薇,看样子,她就是了。

古画中的仕女图,像似被蒙上一层神秘面纱,隐隐之间的风动,飘渺出尘如画如仙,恍惚间,吴亮的天地里只剩下了那一个影子,一个若即若离的身影,朦胧出一片云水做成的薄幕,仿佛轻轻一触就破。

吴亮的眼神逐渐凝实,泥台上的婚礼也逐渐落幕,再向泥台上看去时,周围早已没了人的影子,只是在吴亮出神之时,他的脑海里便是浮现出一抹出尘的微笑。

性感美女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